是逝场不是市场

killing spree!

在日本的局子里喝茶到底是怎样一种体验

  昨天百忙之中抽空搓了半庄麻将,来了场东南战。上家中发两副露,秉承,他手上有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的科学麻将原则,我迫不及待地把手上的白锤了出去,结果你猜怎么着?他碰了一下,大三元确定……结果他自摸了,我就包了一个大大的大三元役满……

  不管是胡大三元还是铳大三元都是要一点人品的,我昨天还和行歌太太讨论来着,这人品也是没谁了……

  这人品,真是没谁了……

  最近银鱼正是上市的时节,这个季节的晚上要是能来上一碗银鱼蛋汤,哎,人间至味也不过如此……晚上邀朋引伴就为了一碗银鱼汤,吃完酒足饭饱打道回府……如果没有后面的事情的话,今天绝对算是美好的一天。

  从cosmos(日本一家连锁超市,商品几乎是同类超市中最便宜的)买了些日用品出来,学妹在门口被店员拦了下来,然后警察就来了……询问学妹三月十号左右有没有来过这家超市。说实话,感觉这是非常冒犯的举动,是个人都会问警察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吧,结果警察回我,大意就是,“无可奉告,和你没有关系”……亲,我的在留卡你都不查一下么……

  接着警察说,在人来人往的店门口谈事情不好,就把学妹带到店里面的比较私密的空间去了……说实话我有点慌啊,怎么可能就看着同学被带走一点反应没有……我就把东西交给了同行的人,然后舔着脸问警察,我能不能一起进去啊……警察大概是觉得我很烦,就让我蹲在门口等……

  在门口的五分钟里,我脑子里已经脑补出了无数种可能,他们是谁,他们要干什么,他们要对我的学妹做什么,他们到底是不是警察,我很后悔没让他们出示身份证明,途中我打了个电话给我的前辈让他来救我,然后,我第五分钟的时候下定决定,如果十五分钟学妹还没出来,我就冲进去喊救命……

  第十分钟的时候,警察出来了,满脸无奈,“你,跟我进来一下吧……”因为学妹的日语实在是太捉急,警察叔叔也很绝望……当然,我的日语也绝对算不得好……

  进去之后,警察和我说明情况,他说,“万引き”,就是俗称的顺手牵羊……脑子一瞬间是懵逼的,这个词我上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是在某种不太恰当且不太正当的日语教材里(学日语的话还是要正确选对教材,不然就会发生当时我这种悲剧的情况),当然,懵逼归懵逼,上来肯定要问要辩解,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的后辈肯定不会干这种事情的……警察小哥和我解释,说当时店内的闭路电视是拍到学妹把东西放到篮子里的,但是,结账的时候柜台也没结算到,出门的闭路电视上也没有发现那个商品……并且给我看了照片……

  当时,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也只是维护学妹,并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味不看证据的那种人……虽说我是个法盲,而且对日本的法律一窍不通,不过我深谙一点就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我就用中文问学妹,“你真的没有拿嘛,你要和我说实话,他们听不懂中文,如果真的拿了的话,我就咬死了说你不小心拿了没结账而已,然后我们大大方方诚恳地道歉,并且做出赔偿,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先把事情解决了,所以你要和我说实话”,我觉得我已经问到这个份上了,学妹应该不会对我撒谎了,然后学妹一口咬死,“我没有拿”。好的,不愧是我的学妹,我也不相信她会干这种事情,于是,我在警察面前再三重复“決して取らなかったん”。

  这样折腾了一个小时之后,警察终于不再就有没有拿东西这件事和我们纠缠了,他请学妹去警察署,让我留了电话……

  我身心俱疲地从cosmos往学校走,心情总不是那么好……十分钟后,警察打电话给我让我也去警察署……警察署距离学校大概有二十五分钟的车程,我让我的博士前辈送我去,不幸的是,学长的车借给别人了,于是他只能挨个实验室的敲门借车,说实话去警察署这种事情不可能不对前辈交代理由,但是这个事情确实不方便说,我就只能回答前辈“不要问了啊,什么时候方便我再跟你讲”,学长眉毛一挑,也什么都没问。中途警察打了一次电话过来问现在到哪里了,我一边接电话,一边道歉,承诺会很快到那边,从我接电话的时候学长就开始在停车场飞奔找车(现在想想前后辈情谊这个东西大概是传承吧,我其实和学妹并不怎么熟,但是我还是选择无条件相信她,大概就是因为我的前辈给我做出了榜样)。

  到警察署的时候,学妹和我抱怨说,刚刚的刑事官特别凶,一定要她承认是她拿的……

  我当下就特别不开心,就提出要和刚刚的刑事官谈谈……刑事官用一种像看不懂事孩子的眼神看我,还笑了笑,现在觉得他可能是善意的,但是,当时真的是蛮生气的,虽然我是个学生,但是我也已经这么大了,是个成年人,不要用这种向看不懂事孩子的眼神看我。

  “你也不知道吧,她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警察出示了他的证件给了我这样一个开头……

  “光是这个月已经是第四次了,店员已经注意她很久了……”

  我觉得我大概是听错了……

  然后警察翻了一个A4开的本子,上面贴满了截取的监控的照片。

  “虽然衣服不一样,但是都是她吧……”

  “ちょっと見せてくれませんか?”

  我都不知道我是用怎样的心情翻完那个本子的,上面记录了很多时间,很对很多……

  在店里辩解的时候,警察没给这么明显的证据,大概是怕我们尴尬吧……

  “血一下子涌上头”这样的修辞我大概在文章中用过 很多次,但是今天大概是我第一次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觉自己的脸皮和信任都被人扒下来放在地上踩,周围的人都在指指点点那个人没穿衣服。

  后来我也不知道我对四位警察道了多少遍歉……哭了没有我也不记得了……

  警察不断地安慰我,没事啦,不要道歉啦,和你没有关系啦,她本人的话这次就算了,该道歉的是店家啊,这次不处罚她哦,只要留个记录就行了,没有罚金也不拘留……不过只有这次哦,下次就要遣返了……

  警察越是安慰我越是难堪啊……

  签保证书的时候,我满眼都是“留意当事人的行为,再也不能去cosmos”,签了字,留了指纹。事后警察给我递餐巾纸让我擦擦左手上的印泥的时候我也没擦,我选择留着那块灰黑色的印泥,至少留到今天睡前吧。

  其实说白了这件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是因为我充当了翻译和见证而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如此难过。

  出于一些成年人的原因,我也不能对学妹说“警察把一切都给我说了,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或者对任何周围的人言说,但是这种事情压在心底真的是难受啊。

  我真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是为了我的信任感到不值,为了学长的信任不值,真的特别委屈。

  有句话很对,叫君子慎独。与君共勉吧……

评论(1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