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逝场不是市场

killing spree!

【双黑/太中】临终关怀(上)

新年惯例,今年的份……

又是奇奇怪怪的设定……见谅……

=========================================

      清水寺开始点灯赏枫,东侧群山上染上仿佛要烧起来一样的红黄两色,地面的寒气愈积愈重。从北大路东转,穿过高野川又绕过白川通,男人驻足看了看路旁的立牌,走进了如同迷宫一般的巷道。狭窄的巷道错综复杂,一再地反复弯折,渐渐地连方向也无法辨识。他只记得三岔路口那高高的孤寂的路灯,常年断货却常年在夜里亮着的自动贩卖机,关上虫笼窗【1】的老房子依着光秃秃的柏树而立。诸多印象都很零碎,如果鸭川上零碎的波纹一样,毫无脉络可循。

       最终终于抵达目的地,那是一座位于陡峭山坡之上,大门雄伟的建筑。宅子里很暗,只有门口有盏微弱的橘色灯。靠近门口处似乎有一大片竹林,一直传来飒飒的声响。

      男人轻而易举地推开厚重的大门,“吱嘎”一声如同暮鼓晨钟让人灵台清明。甫一踏入家门,“吧嗒”一声,一只鱼落在脚边。鱼瘦得离谱,眼睛凸得老大,白白的鱼肚上两个血孔,在干涸的地上不断蹦哒,血洒了满地。

      男人招招手,一丈间隔之外的树后窜出一只灰黄色毛茸茸的身影,开始还有些扭扭捏捏,后来疾步开跑如同闪电。半米处站定,小手爪一拱,拜了一拜。

      “辛苦了。”

      抖开绿色的餐巾,红色漆木的便当盒里码放着八个黄澄澄的稻荷寿司,囫囵数了一下,放在了竹林旁没有神主的小石阁里。

      估计是鹿威【2】又被池子里过多的鱼堵得动不了,每年冬天都是一样啊,男人心想着 。池塘里的鱼,平常不用精心照顾,春天不知道从哪儿吹来的厚厚的一层樱花,秋天塘边满树熟得透烂的柿子,总够它们果腹,可是在疏忽照顾的冬天,饥寒之极同类相残,要是再离上家一段不短的日子,往往所见就是满池子里都漂着白白的鱼肚。刚住进这个家的那年冬天,自己从卡住不动的鹿威里拖出腐烂许久,眼珠都脱落留下一片空洞的鱼时,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打爆太宰治的狗头。

      这种状况,直到自己定居在这里,“它们”也跟着落在这个山头上才有所好转。

      拉开厚重的大门,安乐椅放在朝阳的一隅,上面躺着个人,似乎睡得很沉,身上盖得毯子,口唇轻启,脸颊凹陷,眼睛四周布满了黑眼圈,睫毛下留下一层淡淡的阴影,土色的肌肤看上怎么都不像是个活人。茶几上放着棕黄色的药片,茶水还蒸腾着热气。

      夕阳的余晖鲜红鲜红,洒在地上,榻榻米上散落着几粒大大的浑圆的莲子和樱桃。轻叹一声,男人弯腰一颗一颗的捡起来,莲子,樱桃,柿子,白木耳……山中无日月,它们可能觉得生病了吃些好的就能好起来吧……

      其实自己和太宰都很清楚,已经无药能治了。

      “咳咳……咳……”

       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安乐椅上的人紧紧按压着胸口,当疼痛得无以复加的时候,兴许蜷缩身体等待暴风骤雨过去才是最好的方法。

      “你就要死了,太宰。” 

      “中……也……”

      病痛直接毁掉了太宰那轻轻佻佻风风韵韵的声线,癌细胞蛮横地疯长,如同一根一根的利刃插破声带,插得千疮百孔,只剩下现今的沙哑破碎,气若游丝。

      中原中也凑近了些,因为太宰治就算是再怎么挣扎也起不了身。青筋虬结瘦如柴火的手轻轻抚上年轻丰润的面颊,薄薄的棋茧摩挲着有些干燥的嘴唇,扑面而来的,是衰老和死亡的气息。中原中也闭上双眼,眉头痛苦地蠕动了一下,表面上他镇定自若,丝毫看不出他内心翻江倒海地躁动。

      人如何会爱上一朵花?他还没来得及对花产生情感,花就枯萎凋零了,就算是同一枝头上再开出来的花,也不是原来的那朵的。

      “中……也……你……你……再……再靠近……一点……听……听……我……说”

      中原中也将耳朵贴近他唇边。

     “我……也……不想……不想……死啊……我感……觉……要是……拿……你当……当……炉鼎……采补……一下,可能……能……白日飞升……”【3】

      苍老疲倦形容枯槁的脸上突然露出狡黠的笑容,仿佛沐浴了迟到的阳光一样,眼神炯然清澈。

つづく(かもしれれません)

========================================

【1】玻璃窗外加装的木质窗户,是京都老街建筑的特色

【2】「鹿威し」原是指为了吓走危害农作物的鸟兽的装置的总称。在汉语“鹿威”特指「鹿威し」中的「添水」,利用水力自动发出声音的一种装置

【3】炉鼎是丹道的修炼术语,释义是修炼者自己的身体,也讲天地。在一些奇怪的修真小说里,指的是一些比较奇怪的双修的房中术什么的这样那样……总之太宰就是不皮不开心……



评论(2)

热度(58)